第一文学城

【催眠女装仇敌】第三章

第一文学城 2022-11-30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tonystk
作者:tonystk 2022/11/0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940 字   对于中考体育算分这事赵小乙是忿忿不平的,用他老妈常说的一句话,「你

作者:tonystk
2022/11/0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940 字

  对于中考体育算分这事赵小乙是忿忿不平的,用他老妈常说的一句话,「你
们学生阶段最重要的当然是文化成绩,别整那些有的没的」,本来文化成绩就不
足,现在体育要是再考个低分就算捧着钱怕是也上不了一中。

  「文瑾这小子肯定要是一中没跑了」整个白天赵小乙视线和思维就没离开过
文瑾。

  「毕竟他每次月考都没掉出过前5 」。拍拍自己的脸试图冷静一点,不然又
该想到他那具完美的肉体了。

  「10人一组,听我口哨」体育老师盯着手里的码表,「嘟——」

  小乙和文瑾在一组,小乙的策略是前段尽量保持体力,最后尽力冲刺。

  很快10个人分成了三个梯队,除了最后完全跑不动的小胖子,小乙和文瑾都
在中不溜的第二梯队。小乙尽量控制速度,跟在文瑾身后。

  「有这小子在前面破风我是能节省体力啊」小乙感觉自己状态不错,「嘿嘿,
最后半圈直接超越」。

  文瑾脸色极其不好,呼吸节奏已经完全乱了。存款的不翼而飞,导致这几天
每天都只能吃两顿稀饭,今天早饭甚至都没吃。中午喝的粥在胃里翻江倒海,鼻
尖、额头渗出密密的一层冷汗。更不用说每跨一步都会牵扯到的隐私部位伤口,
那天稀里糊涂在家中床上醒来,身体彷佛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文瑾努力想回忆那天的事,但是好像出现了记忆断层,记忆从前天放学后直
接跳到身着Jk在床上醒来。

  但是现在他的脑子根本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还有几百米,还有一圈吗?」

  赵小乙眼看着跑在他身前的文瑾脚下一软扑倒在塑胶跑道上,两人距离太近,
来不及刹住的小乙直接撞了个踉跄,文瑾身上那熟悉而好闻的气息若有若无的萦
绕在鼻尖。

  刚要开口,却发现倒在地上的文瑾抱着脚踝表情痛苦,低低地哼哼着。

  体育老师很快注意到这边,暗骂一声晦气,跑过来看到文瑾膝盖被塑胶跑道
磕了口子,渗出的鲜血在雪白的皮肤映衬下特别显眼,但好像最严重的还是脚踝
的扭伤。

  「你,赶紧带他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体育老师指着小乙道。

  「我?」小乙四周看了一下确实其他同学都不在附近,最关键是黑子他们好
像已经逃了体育课,松了口气正准备伸手去搀扶。

  「我自己能去!」文瑾轻轻挪动肩膀躲开小乙的手,试图站起,但是右脚刚
一发力,从脚踝传来的钻心疼痛让他重又跌坐在地。

  体育老师有些不耐烦,刚要开口训斥。

  小乙直接手臂伸过文瑾腿弯,以一个公主抱将文瑾拥入怀中,还好文瑾虽然
不矮但是出乎意料的轻,不等体育老师发表看法,转身就走。

  「你……你你放我下来!」因为离的真的很近,小乙注意到文瑾耳朵刷的一
下红了。

  「别乱动,不然你这么重我直接丢地上!」小乙威胁道。

  本来试图挣扎的文瑾果然乖乖的不敢乱动,看着怀里的有些紧张而眼珠不知
朝哪看的的文瑾,小乙感到有些好笑。

  医务室倒是离操场不远,年轻的女医生坐诊疗床上无聊地刷着手机,似乎在
看小说,不时笑出声。

  小乙咳嗽了一下,女医生才意识到有人来了,打眼一看,一男生公主抱另一
男生,联想到小说的剧情,不经会心一笑。

  「咋弄的这是?」一边问一边麻利的准备绷带和红药水。

  「跑步没看路摔了一跤」小乙抢先说道。

  「不是,谁没看路,我那是……」文瑾无力地辨白。

  「鞋袜脱了」女医生却不等他解释。

  不等文瑾自己动作,赵小乙不由分说按住他右腿,解开鞋带,托住鞋跟小心
翼翼除去鞋子,「怎么样,没弄疼你吧」小乙道。

  「嗯……」文瑾脸腾地一下红到耳根,低低应了一声。「我可以自己来,诶
——

                 「

  袜子当然也没放过,白色的棉质短袜,贼手甚至在袜底不漏痕迹地摸了一把。

  文瑾侧过脸看着窗外,但他搁在诊疗床上的编贝般的脚趾却暴露他情绪一般
的微微蜷起着。

  女医生看着文瑾肿了个鼓包的和纤细脚掌不协调的脚踝,说道:「同学你的
脚挺好看的啊」

  「是吧,我也觉得」小乙点头赞同。

  「什么啊……」文瑾一时气结。

  「死小孩是这样的,夸你好看呢」小乙老气横秋道。

  「你也别闲着,去小卖部买瓶饮料,要含糖的」女医生道。

  「医生姐姐,你要喝吗」小乙好奇道。

  「什么我要喝,是这位同学低血糖」女医生道,「虚汗,心动过速,手脚无
力」。

  小乙一听飞似地跑出医务室,暂时打发走了那个烦人精,文瑾感激的看了女
医生一眼,「年轻人要按时吃饭,少一顿对身体都是伤害」女医生继续教育他,
「别小看低血糖,突然晕倒是很危险的」。

  「这样疼吗?那这样的呢」女医生摆弄着文瑾的右脚问道,「不疼」文瑾老
实回答。

  「还好,应该没伤到骨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呢,你最好明天去拍个片子,
我这样只是初步诊断」。

  「嗯嗯,没事我有数」文瑾看着包成粽子的右脚和膝盖一阵无语,这样怎么
走路呢。

  「都当耳旁风好吧,你这几天尽量不要用这只脚发力,过一周看看吧,小孩
子恢复快」女医生知道他不会去医院无奈道。

  听到要一周才能恢复有点泄气,忽然发现膝盖的绷带已经被血渗红了,隐隐
竟又渗出的迹象。

  女医生当然也注意到了,「不应该啊,这么小的口子」,剪开绷带重新上药
包扎,「可能有点疼忍着点,出血点这次我包紧一点,要是太紧你就说」

  文瑾漠然地看着女医生重新包扎,系紧绷带,彷佛女医生处理地不是自己的
伤口。

  「我看你文静地跟女孩似地,没想到还挺坚强哈」女医生打趣道,「但是你
这出血量有点不正常,最好去医院做个血常规,不是跟你开玩笑!」后一句话语
气带了点严肃地意味。

  文瑾看着自己活动空间有限的脚趾,淡淡道:「我知道的,谢谢你」。

  「……」

  「我回来了,热死我了」领着三瓶运动饮料地赵小乙满头大汗出现在门口,
一边抱怨小卖部离的远一边把饮料递给女医生。

  女医生也不客气,拧开瓶盖吨吨吨,见小乙也拧开了一瓶,却递给文瑾,文
瑾还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平时不交作业爱和自己对着干的坏家伙,但是小乙
殷切的眼神和悬举半空的饮料瓶又有些感动,接过饮料轻饮一口。

  女医生看着眼前这一幕,酸溜溜道:「怪我力气大没人给我开瓶盖捏~,难
怪我一把年纪没有男朋友」。

  「咳咳,咳咳」文瑾被呛的险些把刚含到口中的饮料喷出来,饶是赵小乙脸
皮厚,也被闹了个大红脸,使劲挠了挠头。

  「要不您再盖上,我给您重开一次」小乙很狗腿的问道。

  「哼,不食嗟来之食~」年轻的女医生也很傲娇。

  「时间不早了,我也要下班了,你们快回去吧」,小乙忙不迭地去搀文瑾,
这才意识到包成粽子的脚丫根本穿不上自己的鞋。

  「我这有双拖鞋,你先穿走」女医生从桌下拿出一双塑料拖鞋。

  「谢谢医生」文瑾道。

  「谢谢姐姐」小乙道。

  「放手,我自己能走……」

  「好,好~」

  女医生捧着茶杯,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夕阳下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文瑾当然知道没有小乙搭把手还真难靠自己走回家,好在赵小乙这坏家伙也
没有因为自己嘴硬就真的放手不管。

  文瑾就这么把胳膊架在小乙肩头,身体重心微偏向于他,两人慢慢地走在人
影已经稀稀拉拉的校园。

  华灯初上,昏黄的路灯接替残阳的最后余晖照在文瑾的侧脸,看不清是什么
表情。

  「不生我气了?」小乙问道。

  「哈?!我哪有生气?呃……不是……」文瑾一时语塞,上次两人的矛盾文
瑾并没有放在心上,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对小乙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是一个坐
在最后排成绩不怎么好的男生,心中把其默默归类为黑子那样的不良少年。

  「没生气就好,就您这身子骨禁不起生气」,小乙揶揄道。

  「……」文瑾默不作声。

  过了好一会,「谢谢你」文瑾蚊子般哼唧了一声。

  「啥?你说啥?」刚好一辆车鸣着喇叭经过,小乙问道。

  「喂,我说,今天的事谢谢你!可以听清了嘛!」文瑾像是鼓足很大的勇气,
有些生硬大声道。

  「哦哦,我又不聋,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嘛~」小乙掏了掏耳朵。

  「你跟他们不一样」文瑾想了想说道。

  「谁?黑子他们嘛?」小乙道。

  「嗯」

  「哪里不一样?」

  「……」文瑾一时语塞。

  「害,你根本没在意过我嘛,又怎么说的出来呢」小乙转移视线,看着路边
的垃圾箱说道。

  「呃,对不起,之前跟你有些误会」文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没事啦,反正咱们也没几个月做同学了」小乙话刚出口,自己却有些鼻酸。

  文瑾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中考过后两人可能就此分道扬镳,自己是一定要去一
中的,而赵小乙,凭他现在的成绩,恐怕交高价扩招的分数都够不着。

  文瑾忽然也有些伤感,其实初中三年他一直独来独往,真正处的好的同学也
没几个,纵使他自认为心智相比同龄人更成熟几分,但学校和家庭的双重孤独是
真实存在的。

  「你这次模拟考多少分?」文瑾问道。

  「634 ,问这个干啥?」小乙答道。

  「一中的扩招分数线往年大约是730 分左右,也就是说你差不多差一百分」
文瑾想了想道。

  「我知道啊,不用你再提一次打击我」小乙其实在黑子那个圈子也混的不怎
么样,如果成绩好一点,受到老师家长的重视,他又何尝不想做个好学生呢?而
且眼下更关键的是考不上一中很可能就和文瑾再无交集。

  「我不是打击你,咱们一共考8 门科目,你每门提高个10几分就够了啊,这
不难」文瑾道。

  「哼,说的轻巧,每门进步10分……」小乙有点丧气道。

  「如果你每门都是90分,那进步10分很难,但是你现在平均应该也就70多分
吧,进步10分绝对可以做到的」文瑾道。

  「那是你们这些好学生,我一个差生……」小乙低头道。

  文瑾停下脚步,声音略微提高道:「我爸说过,永远事先不要给自己下定义,
你是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未来要怎么做」。

  「害,你爸说,你爸算老……」小乙差点脱口而出又自觉失言,话到嘴边生
生咽了回去。

  文瑾不以为忤,有些自豪道:「我爸是清华化学系本科呢!」

  见小乙不为所动,文瑾顿了顿又说道:「如果我来帮你特训的话,你觉得如
何呢?」

  「呃,真的可以嘛?」小乙顿时来了精神,想到可以和文瑾有私下里更多接
触,另一方面说不定真能考上一中。

  「嗯!就当报答你扶我回来喽~」文瑾也有些开心,「以后晚上或者周末有
空我帮你复习功课吧,什么科目都可以哦~」文瑾对自己实力很自信。

  「那周末去你家吧,你家比较近」小乙压抑着兴奋道。

  「诶?你怎么知道我家近?」文瑾狐疑道。

  「呃……这个嘛,上次骑车放学也走这条道,看见你回去来着」小乙挠了挠
脸道,「呐,你看你一点没关注过我,我可是一直关注你呢!」小乙赶紧岔开话
题。

  「嗯?关注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文瑾好奇道。

  「花倒是没有,但是人长得跟花一样,特好看!」小乙理直气壮道。

  文瑾脸腾地红了,低头伸手准备掐他腰间软肉,想了想两人还没那么熟又缩
回手,「乱说什么呢这是?我是男生好嘛!」

  「我这人向来有啥说啥」小乙当然注意到文瑾的小动作,见他没掐成反倒有
些失望,又故意说道:「男生咋了,要我说你比陈雨还好看哩!」

  「好啊,原来你们这些坏家伙成天关注漂亮女生来的」文瑾道。

  「不止女生,不也关注你了吗?」小乙不以为耻道,他还注意到文瑾对他们
的称呼是坏家伙,难道他能想象到坏的形容词就是这个了吗,再一回想那天把他
迷晕后对他做的那些事,一股异样的情绪梗在喉头。

  很快走到文瑾家楼下,老式的筒子楼此刻家家户户灯光点亮,唯有顶楼的那
层依然灭着,小乙知道那是文瑾家。

  「到啦,你回去吧~」

  「我送你上去吧还是」小乙有些看了看他的脚有些不放心道。

  「没事,快回去快回去,这么晚你爸妈也该担心了~」文瑾推着小乙的肩膀
道。

  「好吧,那你小心哦」小乙道,「诶,对了,我的鞋还在你手上」文瑾突然
想起自己光着一只脚,急忙呼唤小乙道。

  「哦,给你,提了一路了」小乙有些魂不守舍,「那你真帮我补课吗?」

  「真——真的,你放手,我鞋你还打不打算给我」文瑾拽不动,见小乙还没
松手有些气急道。

  「哦哦,忘了哈哈」小乙这才回过神。

  文瑾刚爬道二楼,透过楼道的窗口见赵小乙还未走远,突然这家伙回头看,
来不及躲闪双目对个正着,小乙见文瑾也在看他,笑了起来,大声喊道:「那我
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声音很大,以至于刚灭掉地一楼声控灯又亮了起来。

  文瑾的脸有些滚烫,心想,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神经。

  三楼正在做饭地王婶探出头看热闹,「哪家地小孩这是?」

  「文瑾——」小乙继续在楼下笑着喊道。

  「是是是——」知道不答应他,这家伙可能要在楼下一直喊下去,文瑾有些
难为情地冲楼下大声道。

  心满意足,小乙转身离开。

  天色已晚,小乙叫了辆电三轮回家。

  「今天咋回来这么晚?又去哪疯了?」赵母边给小乙盛饭边问。

  「一同学体育课跑步脚扭了我送他回家来着」小乙嘴里包着饭含糊不清道。

  「啊?男同学女同学?」赵母有些好奇道。

  「男的男的,就咱家传给我这基因我上哪去勾搭女生?」小乙三口并作一口
往嘴里扒饭道。

  「嘿你这小子,我这基因咋了,年轻时候追我的小伙儿排老长了」赵母作势
欲打。

  「诶别别别,那就赖我爸」小乙赶紧求饶。

  「我吃完了!今天我要疯狂学习,谁也别打扰我!」小乙啪地关上房门。

  「这孩子,平时学习没这么积极啊」赵母有些狐疑地收拾碗筷,但肯学习总
归是好事。

  房间里,小乙真的翻开课本,先从哪里看起呢?

  数学!这科一百五十分,拉分最大。

  可惜10道题得有将近一半不会又让他有些泄气,不过想到文瑾承诺地帮他补
课,那就先把这些题做个标记回头问他好了!

  「害,累死我了,放松一下打开手机看会小说~」刚伸手到口袋,突然摸到
一块软软地布料,掏出来一看,一只白色的棉袜!

  「这不是?!文瑾的袜子吗?」

  「怎么会在我口袋里?」小乙惊了,想起下午自己不由分说给他脱袜子,应
该是顺手揣自己兜里了。

  「我去,这算是意外的福利吗……」捻了捻感受袜子的质地,纯棉的手感不
错,小乙回头检查房门确认锁好了。

  终于忍不住,凑近袜底深深闻了一口,意料之中的干净柔软,尽管下午文瑾
穿着它跑步袜子的脚掌部分甚至还有一点潮乎乎汗湿感,但还是没有什么异味。

  除了棉质本身的味道还有一点让小乙很是上瘾的文瑾味,是的,像是草本植
物的气味,总之挺好闻,小乙这么觉得,他知道自己此刻一定猥琐至极,整个鼻
子贴在文瑾的袜子的上,就差伸出舌头来舔一舔了,但是他不会这么做,因为他
不想让自己的味道掩盖文瑾的味道。

  手机又忍不住翻到那个相册,里面满是文瑾躺在床上任不省人事,一副任君
采撷的样子。照片毫无保留地记录下自己把玩文瑾的脚和下体的场景,还有那负
距离的接触,少年柔软肠道包裹着自己的火热,虽然自己没出镜,但只要回想就
忍不住鸡巴硬的像石头一样。

  「你是什么样的人取决你下一步会怎么做!」

  「如果我帮你复习功课呢?」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两人晚上分别前的对话彷佛一盆冷水猛然浇熄了他的欲望,刚才斗志昂扬的
鸡巴亦羞愧地留下泪水瘫倒在腿间。

  下午那种不可名状的情绪涌上喉梗,一个人的房间,明亮的台灯被压低,玻
璃台板安静地反射着黄色的灯光。原本准备痛痛快快打个飞机的小乙,突然有些
压抑地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被反射的光照出的暗淡光圈。

  对文瑾做出那种事,虽然他的肉体确实很迷人,可是……

  小乙小心翼翼地将那只袜子收入塑料袋封口,藏到书包最里层,一夜无眠。

  一周之后周六上午,是两人约好给小乙复习功课地日子。

  「砰砰砰」,小乙背着一大袋教辅材料出现在门口,「是我」。

  「你来啦~」文瑾看上去也挺开心,「去我房间吧~」

  「呐,给你的水」文瑾捧着一只白色的大搪瓷杯,远远就可以闻到一阵浓郁
的茉莉香气。

  「是茉莉花茶!」小乙奇道。

  「对啊,我爸和我都喜欢茉莉花茶,便宜又好喝」文瑾笑了笑,「作业做完
了吗?不会还没做吧?」

  「拜托,今天才星期六上午,怎么可能做完」小乙气愤道。

  「为什么不可以,我昨天下午上课时就把作业写完了鸭~」文瑾眼睛弯弯地
笑着,略有些得意道。

  「你为啥平时戴眼镜呀?」小乙问道,因为他在B 站的那个女装视频明明是
不戴眼镜的。

  「因为有点近视,诶?为什么是平时,我在学校都戴眼镜的呀」文瑾好奇道。

  小乙打算直接拆穿他,翻出手机点开那段汉服女装Cos 片段,「那这个时候
咋没戴眼镜?」

  「诶?!你怎么会……?」文瑾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哼,说了我有关注你,你不会以为你摘了眼镜,跟克拉克一样我就认不出
你了吧」轮到小乙得意洋洋。

  「除了你班上还有谁知道吗?」文瑾明显慌了,刚才的自信和镇定自若陡然
消失。

  「呃,放心就我知道」,小乙当然不敢说他早告诉黑子了。

  「呼——」松了一口气的文瑾,对着小乙捏了捏拳头,故意呲牙咧嘴威胁道:
「要是你让第三个人知道,别怪我鲨人咩口~」

  小乙看着他可爱搞怪的表情有点想笑,还是故意配合地点了点头,道:「我
办事,你放心!」

  「不过……」

  「不过什么」文瑾见他还有下文又紧张起来。

  「不过你戴眼镜也挺好看的,圆圆的镜框很适合你」小乙突然很享受逗他的
感觉。

  「我知道啊,还用你说~」文瑾狡黠一笑,像一只小狐狸。

  形势转瞬逆转,「怎么你……上次夸你,你还惺惺作态来着」小乙愣住。

  「那不是当时还不熟嘛,我又不是什么美而假装不自知地家伙」文瑾喝了口
茶故作淡然道。

  「也是,那种就挺讨厌,很多明星就是,夸她好看,说什么没有啦」说着小
乙还捏细了嗓子撩拨头发搔首弄姿模仿起来。

  「这让我们这些真的相貌平平的人情何以堪」小乙忿忿不平道。

  「哈哈哈,你别学了,太丑了」文瑾忍不住笑了。

  「行行行,我们丑,就你美行了吧」小乙故意生气道。

  「诶,我说你模仿的丑,不是说你丑……」文瑾顿了顿补充道:「你还挺可
爱的呀~」

  「可爱是什么鬼,不过OK勉强原谅你了」小乙暗自窃喜佯装愠怒道。

  「啪——」,文瑾把书卷成筒轻轻敲一下小乙,「赶紧写作业,一日之计在
于晨!」

  小乙果真乖乖听话转头伏在桌上动笔写,文瑾脱鞋坐在他身后的床上,伸展
那修长的双腿,

  文瑾用脚尖点了点小乙的后背,「哎,你手机借我听会歌」

  小乙冷汗都下来了,他手机上还有文瑾的那么多照片呢,「我说你脚能不能
别踩着我后背呢?」他故意岔开话题。

  「咋了,就踩就踩!」文瑾叛逆期到了,不甘示弱。

  「我说咋空气质量有所下降呢,原来你把鞋脱了」小乙故意吸了吸鼻子道。

  文瑾脸红道:「不可能,我咋没闻到呢?」

  「臭而不自知!」小乙下了这么个结论。

  「你……你瞎说,你凑近闻闻」文瑾说着还真把脚伸给小乙,谁知小乙一把
使劲挠了一把他的脚心,吓的他猛的一缩腿。

  「兵不厌诈~」看着在床上缩成一团的文瑾,小乙笑着说道。

  「我要打你」恼羞成怒的文瑾抄起枕头使劲蒙在小乙脑袋上,一顿乱锤。

  四月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空气中腾起的尘埃竟让光束有了形状。

  文瑾头发乱作一团,跪坐在床上,小乙也被折腾的不轻,横躺在床上喘着粗
气。

  「想听什么,我来搜」小乙拿起手机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歌叫什么,只记得歌词」

  「那你唱两句呗,没准我听过」

  文瑾竟真的清了清嗓子: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卑微我喜欢遥远的你」

  「你还未来,怎敢老去,未来的我和你奉陪到底」

  「你若同意,我一定去,可你并不在意我的出席」

  「没发现你唱歌也很好听啊」小乙奇道。

  「嘿嘿,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文瑾笑着说,连这句也是唱出来的。

  「搜到了,这首歌叫《遥远的你》」小乙按下播放,似乎是一个多人合唱的
版本,相比独唱,合唱似乎更符合这首歌笼罩着青春期爱而不得的忧伤气质。

  「咱们要不合唱试试?」小乙听了一段问道。

  「可以啊,可惜我吉他卖了,不然我可以伴奏」文瑾看着自己的手指有些遗
憾。

  「你还会弹吉他?」

  「我会的多着呢」文瑾得意道。

  「我还知道你会跳舞!就你汉服Cos 舞剑那段视频,看得出来功力深厚」,
小乙恭维道。

  「哈哈哈,没看出来,小伙子还挺有眼光」文瑾摸了摸小乙钢针般短发的脑
袋,觉得手感还不错,又忍不住揉搓了一把。

  「干啥呢,把我当狗摸呢!」小乙虽然很受用但假装愠怒甩甩头。

  「你唱歌给我听吧!」这话出口小乙有些后悔,因为带着一点命令的口吻。

  「你想听什么?」文瑾却并不在意。

  「啥都行,只要是你唱的」。

  「……」文瑾白了他一眼,「先说好,我会的都是老歌,可不许嫌土!」

  「你爱咖啡,低调的感觉,偏爱收集的音乐怪的很另类……喜欢看你紧紧皱
眉叫我胆小鬼,你的表情大过于朋友的暧昧……」

  文瑾翻开一笔记本,上面竟记满了歌词,就这么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歌词唱着
梁咏琪的《胆小鬼》。

  小乙跨坐在椅子上,下巴趴在椅背上沿听他唱歌。

  两人离的距离不足半米,小乙甚至可以闻到文瑾微湿的头发上散发的洗发水
味儿,干净又好闻。

  唱罢,小乙拼命鼓掌,「太好听了,这歌我第一次听已经是很多年前了!」

  「好听的旋律是会让人想起很多当初听它时的记忆」文瑾脸蛋微红回应道。

  「喂喂喂,都被你打岔搞忘了,赶紧写作业,都快中午了~」文瑾看了看墙
上的老式挂钟催促道。

  「好~遵命,公主大人」小乙乖乖转头去写作业。

  文瑾见他听话也没计较他的话,「不会的先做个标记,我小睡一会……」说
着打了个哈欠,真就在床上把被子一裹躺下了。

  时间过得飞快,小乙看着整张打标的数学题,转头想叫醒文瑾,却发现床上
那人儿正睡得沉,乌黑柔软的头发铺满枕头,呼吸安静的几不可闻。

  看着文瑾眉头微皱的睡颜,正犹豫要不要喊醒他,文瑾却自己睁开眼,「啊?!

  你写完了?现在几点?」见小乙盯着自己,迅速擦了擦嘴角,嗯,还好没流
口水,不然不知要被这家伙怎么嘲笑。

  「这都不会吗?」看着标记的一大堆题目,大多是一类或几类体型,「三角
函数无非就这几种体型,我给你讲着几个例子,你得能做到举一反三……」文瑾
捧着试卷,扶了扶眼镜,严肃道。

  小乙忙不迭点头,看起来真像个乖学生。

  ……

  中午。

  「好饿,要不先吃饭吧~」小乙伸了个懒腰。

  「呃,那我去做饭」,文瑾有些犹豫。

  看着文瑾在厨房忙东忙西,小乙也不好意思闲着去厨房假装要帮忙。

  「咱中午就吃这?」小乙指着一碟咸菜萝卜问道。

  「还有饭,锅里煮着呢……」文瑾有些慌乱,声音越来越小,双手捏着衣服
下摆答道。

  看着文瑾不知所措的样子,小乙很懊恼自己的口不择言,「我不是这个意思
……

                 「

  文瑾沉默,气氛有些陷入尴尬。

  「要不咱出去吃吧!」小乙补救道,见文瑾依然不说话,索性直接拉着他的
手冲出家门。

  「诶?等一下,我换下鞋」文瑾甚至都反应过来就被他拖到楼下,鞋跟还被
踩在脚下。

  「吃什么啊?」文瑾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几个硬币紧张地问。

  「等下你就知道了」小乙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XX咖啡!」

  文瑾想开口问,但是当着司机的面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把紧张和好奇暂且
咽下肚。

  「两位这边请!」年轻的女服务员好奇的看着这两初中左右年纪男生的组合,
一个黑瘦的短发男生,而另一个颜值是放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的那种,两人当中
似乎还是以那个黑瘦男生为主。

  「这边是我们的菜单,今天的推荐菜是惠灵顿牛排,扇贝黑松露……」服务
员卖力的推荐着。

  文瑾看着菜单上动辄大几百的单品完全懵了,盘算着要怎么拒绝服务员的推
荐直接离开。

  小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坐看刚刚在数学上充满自信的文瑾突然就吃了瘪,
「两份菲力牛排,凯撒沙拉……不要酒,柠檬水就行!」

  服务员收走菜单,留下一脸懵逼的文瑾愣在原地,「你给我也点了吗?」

  「是啊,基本都点了两份」小乙耸耸肩,道。

  「可、可是……」文瑾耷拉着眼皮,口袋里的手扣紧了那几个硬币嗫嚅道。

  「干嘛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小乙笑着问道,「说了我请你啊~你不会已经在
想卖身不卖艺的事了吧?」

  「诶?!真的嘛?」文瑾精神为之一震,又突然意识到情绪转变太快,有些
不好意思挠了挠脸颊,「什么卖艺不卖身,我只是在想得洗多少碗才够吃的…
…」

  小乙娴熟地使用刀叉把牛排分割的七零八落,抬头却瞥见文瑾还在用刀跟一
块肉较劲。

  「怎么切不下来……」尽管文瑾极力想隐藏自己的窘态。

  小乙直接伸手把他的盘子拖到自己一侧,开始切割。

  「那、那是我的……」文瑾小声提醒,顺便往嘴里叉了片甘蓝。

  「看你那馋样,谁说不是你的,我帮你切好好吧~」小乙这才意识到他有些
误会,以为自己要吃他那一份,哭笑不得解释道。

  一秒脸红,「今天诸事不顺,这根本不是我的主场」,文瑾愤恨地叉起一块
小乙切好的牛排,使劲嚼着,把这块肉想象成小乙,他心想。

  文瑾鼓着腮奋力咀嚼食物的样子戳中小乙的萌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
一种动物?」

  「啥?」文瑾含糊不清道。

  「杰瑞!」

  「那是什么?」文瑾好奇。

  「猫和老鼠」

  「你骂我是老鼠?」文瑾气愤,「那你是汤姆,我专门欺负你!」想了想两
人分别Cos 大蓝猫和大黄老鼠,忍不住笑出声。

  「你为啥要女装Cos 啊?」小乙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赚钱呀,活动主办方和拍摄都会有一点收入,但是因为不能签合同,所以
钱很少也不固定……」文瑾并不在意。

  「那一定要Cos 女角色吗?」

  「你想问什么?」文瑾不给他拐弯抹角的机会,接着道:「因为缺钱,因为
好看,因为喜欢,行了吧……」

  「不是,我就随便问问……」小乙手足无措,「你很缺钱吗?」

  「我以为你看的出来」,文瑾语气生硬。

  「那你钱挣的钱够用不?」

  「本来还好,但是最近弄丢了我姑姑给我的钱,所以不太好过,不过漫展认
识的一个姐姐介绍我一个舞剧的兼职」文瑾答。

  「舞剧?」小乙好奇追问。

  「是啊,他们剧团挺缺人,刚好看我天赋异禀,邀请我演出呀」文瑾神色如
常。

  「天赋异禀?真的假的,带我长长见识呗!」

  「那明天在市剧院排练你要不要来看」,其实排练是不公开的,但是带朋友
去也是可以的。

  次日,市剧院。

  文瑾带着赵小乙首先去了观众席后排,座位除了前排有几个剧团自己的人,
后排几乎都空着。

  「你就坐着,我先去换衣服了啦~」文瑾吩咐道。

  不一会就见一高挑的古装扮相「女子」上台,虽然和一群同样高挑的女生同
台且服装基本一致,但小乙还是能一眼认出文瑾。不只是假发片还是什么,长发
挽成一只粗粗的辫子垂到身后,凭借粗浅的历史知识,小乙判断这应该可能是秦
汉时期的故事。

  第一幕排练顺利结束,小乙犹如猪八戒吃人参果,看完连这一幕讲的啥都不
知道。

  「怎么样,认出我了没?」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小乙吓了一跳。

  「我的戏份结束了,就掖庭这一段」,文瑾道。

  「啊?!这么短的吗?我都还没看够」

  「我又不是专业的,本来就是友情出演难道别人让我演王昭君啊?」

  「哦哦好吧,我以为舞剧都是那种穿的很少,然后劈腿一字马什么的呢~」

  小乙意犹未尽道。

  「想什么呢,变态,这是昭君出塞」,文瑾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

  「就这完全看不出你的舞蹈功底嘛,浪费天赋了属于是,要不你等排练结束
给我单独跳一段呗!」小乙恭维道。

  「……你想多了」

  「好吧」,小乙显得有些失望。

  「呃,我又没说不行」,文瑾看着他失望的样子,声音渐渐变小道。

  「那太棒了」

  后台一间练功房内,只有他们两人。

  「我去换一下衣服,等我下」文瑾道。

  小乙有些期待,在他想象中,练舞的衣服是那种连体泳衣的造型,再搭配上
白丝,不知道文瑾穿这身什么效果。

  「啊,就这……」小乙看着换好衣服的文瑾有些意兴阑珊道。

  淡蓝色的V 领贴身上衣,下着一条黑色的宽松灯笼长裤,脚穿一双白色舞鞋,
刚才的长发已经消失不见,原本半长的头发用皮筋绑了一个可爱的丸子,修长的
身姿可谓亭亭玉立。

  「怎么了?」文瑾疑惑不解。

  「没、没啥,来吧,展示!」小乙掩饰道。

  文瑾站在那里却不为所动,反而冲小乙勾勾手指,眨了眨眼睛眉眼弯弯,眼
神迷离,道:「过来~」

  小乙明知他有计,但哪里受得了这诱惑,走过去。

  「诶!不是让你贴着我,你靠墙站」,文瑾见他要和自己贴贴,赶紧躲开,
呵斥道。

  「哦哦」,小乙乖乖听令,果真规规矩矩地靠墙立正。

  文瑾向他缓缓走来,小乙面色如常,心跳加速,「这是玩的哪一出?」他心
想。

  还有一步距离时,文瑾突然抬起右腿,右脚直接以一个大角度踩在小乙肩膀
后地墙面上,肢体良好地柔韧性和平衡感展露无余。

  「我这是被壁咚了?!」文瑾本来就比小乙高出几公分,这个姿势更是居高
临下,有点俯视他的意思。

  文瑾眼带笑意,道:「赵小乙,你听好了,以后就是寡人的裙下之臣,不许
对我牛气哄哄的说话,知道了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乙道。

  「不管!反正你知道就好」文瑾正要放下腿,小乙却一把握住了他的脚踝,
是的,一只手就能握住的程度。

  「你、你要干嘛?」这下轮到文瑾慌张了。

  小乙举起他的脚踝又向上提了几分,「柔韧性很好嘛」

  「你快放开我的脚!」文瑾还不知道他想干嘛。

  攻守转换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小乙另一只手迅速除去他的舞鞋和船袜,竟当面揉捏起这只玉足。

  熟悉的触感无论把玩多少次都不会腻,微微有些汗湿的脚掌蜷缩起几道软软
的皱纹,足面宛如精美的瓷器般顺滑,足弓随着脚趾的蜷缩呈现出一个不可思议
的弧度。

  美人玉足当前,哪里肯罢手,一手握住脚踝,另一手轻轻骚扰文瑾的脚底。

  「喂!你放手啊!好痒——」文瑾使劲想收回脚却彷佛铁箍捆住,足底传来
的痒意和被小乙玩弄自己的脚带来的奇妙羞耻感让他身体一阵发软,另一只支撑
腿再也无力站稳,连带着小乙摔倒在地。

  文瑾屈膝顶住小乙,两人才没有发生古早偶像剧摔倒即接吻的桥段。

  小乙粗重的呼吸几乎就在鼻尖。

  文瑾躺在地上扭头让视线偏离,他的腿分明可以感受到小乙跨间逐渐坚硬的
家伙,作为男生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小乙赶紧起身,看着躺在地上侧过脸不看他的文瑾,后悔是不是自己玩的有
点过分了。

             *********

  如果觉得好看就来点打赏呗,求求了~

  附上p站地址:https://remembe.fanbox.cc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